设为主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提供新闻线索
登录|注册|订阅

专题采访 > 人物采访 > 王兴斌:“贸易战”下的中美旅行服务贸易
王兴斌:“贸易战”下的中美旅行服务贸易
来源:中经文化产业 | 作者:王兴斌 | 2019-06-20
摘要:贸易战的背景下,今后几年内中美双向旅行的规模会同步减少,逆差有可能会有所缩小。

6月初,文化和旅游部提醒中国游客近期谨慎前往美国旅游。近日,美国商务部下属国家旅游办公室发布的数字则显示,去年中国游客数量急剧减少,而今年的数字可能会更低。对此,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特邀专家、国务院突出贡献专家津贴获得人王兴斌撰文,在回顾中美旅行交往的过去并分析现状后,展望中美旅行服务贸易的未来发展趋势。

▲ 王兴斌

声音

“中美会不会打'旅行贸易战'?我的回答是:美国不会打,中国很难打,在中美贸易战中旅行贸易上不了台面。”

“中国如能在旅行服务贸易方面扭转巨大逆差的状况,确实对美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产生重大的影响。”

“当前中国服务贸易上的总体逆差,中美服务贸易上的逆差,包括中美旅行贸易的逆差,是我国服务业总体不成熟、不完善的结果,尤其是知识经济、科技产业不发达的结果。中国出入境旅行增长势头的巨大反差、旅行服务贸易逆差的不断扩大,更是环境、安全、签证、汇率、产品、服务、营销、价格等多种因素形成的'综合症',不是短期内采取某种措施所能扭转的,更不能用某种“反制”手段能奏效的。”

“中美贸贸战与国内结构性改革相互因素的交织会对我国的国内、出境和入境旅游产生何等影响,不妨冷静观察几年。”

——王兴斌

“贸易战”下中美旅行会如何?之所以在“贸易战”上加引号,因为现在不仅仅是贸易战,还有外交战、科技战、金融战等等,都对双向旅行产生直接、间接的影响。但本文主要谈贸易战对旅行服务贸易的直接影响。

这里有两个层面:

一、会不会爆发“旅行战”,双方或一方会不会以旅行作为手段反制对方?

二、贸易战对中美之间的旅行交往及双方的旅行服务业有什么影响?

要回答这两个问题,首先要了解中美旅行交往的过去与现在。

中美旅行交往的历史与现状

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美之间旅行交往迅速发展。美国人来华主要是观光休闲旅行和商务会展及文教交流等事务旅行两大方面,中国(大陆)人访美长期内主要是事务性旅行,如商务会展、文教交流、留学、医疗、探亲、移居就业等,也有观光休闲,但也是以商务、文教交流、求学、探亲、择业、移居、移民等名义签证入境。

2008年是个重要节点,中美双方达成协议,美国成为中国的“出境旅游目的地国家”,“实施时间分阶段、实施区域和参游人员循序开放”。从此中国人访美可以“旅游”的名义签证赴美,中国的旅行社正式开展赴美组团旅游业务,随后也可以自由行,赴美旅客的规模快速增长。

▲ 数据来源:美国来华旅客数据源于国家旅游局和文旅部,中国赴美数据综合美国NTTO和中国旅游研究院的历年出境旅游报告。* 中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赴美人数。

上表显示,2007年中国赴美40万人次,2018年达290万人次,增长了7.3倍。同期,美国来华从171万增长到约230万人次,增长了1.3倍。2015年前,美国来华一直人数多于中国赴美人数,2015年起中国赴美人次开始超过美国来华人次。

2016年是中国双方旅游的“蜜月”年,共同举办了“中美旅游合作年”,双方领导人发贺词、讲话和出席开闭幕式。2015年9月23日,当时的国家旅游局在美国谈到“中美旅游合作年”时说,“两国旅游是维持和引领世界旅游健康发展的主导力量”。当时官方还有一个说法:“中美旅游500万次,旅游贸易500亿美元”。这两个“500亿”大致是这样的:

2016年中国赴美297万人次,美国来华225万人次,中国赴美旅客比美国来华旅客多出72万人次,中美互访旅客的比例为56:44。

据美国NTTO数据,该年中国旅客在美国花费330亿美元,如照“500亿”推算,美国旅客在华花费约为170亿美元。中国逆差约为160亿美元(对美国而言为顺差)。中美旅行贸易额的比例约为34:66。

美国NTTO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赴美旅客数量下滑7.9%,为290万人次。这是自2003年来,中国旅客赴美数量首次出现下滑。据中国旅游出版社刚出版的《中国旅游统计便览2019》,2018年美国来华旅客248万人次。

中美旅行贸易中旅客人次与旅行花费比例不匹配的状况:

一是由于两国旅客的人次数不同,中方去的多、美方来的少;

二是由于双方旅客的目的(动机或类型)不同而造成的人均花费量不同的。

两个因素的叠加形成中方逆差、美方顺差的巨大反差。

参照多年中美双方公布的旅客调查数据,笔者概括双方旅客出行目的的大致构成是:

中国赴美旅客中

观光休闲的约占4成

商务/会展的约占2.5成

探亲访友的约占2成

教育(留学)的约占1.5成。

美国来华旅客中

观光休闲的约占4~5成

商务会展的占约占2~2.5成

探亲访友、教育(留学)的不到0.5成。

此外,中国赴美医疗(甚至分娩)的较多,美国来华医疗的绝少。中国赴美留学、探亲访友、医疗的人数多、占比高、停留时间长、食宿购娱的花费高,即使是观光休闲游客购物量也大。

2016年7月25日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发布研究报告说,“从旅游类别上来看,美国已经成为中国人教育和医疗旅游的首选目的地”。

笔者以2016年两个“500亿”的数据测算,中国赴美旅客人均花费约1.1万美元,美国来华旅客人均花费约0.76万美元(170亿美元÷224.8万人次=7562美元/人次)。

▲ 数据来源:美国NTTO。说明:在美国花费中包括观光休闲、留学、就医、商务、务工等方面的花费。

今年6月5日,文化和旅游部新闻发言人援引美国国家旅游办公室公布的数据说,2018年中国赴美游客约300万人次,消费约300亿美元。按此测算,人均花费约为1万美元。

再看近几年美国来华游客人数和花费

▲ 数据来源:2016、2017、2018年《旅游抽样调查资料》,中国旅游出版社。其中“人均花费”、“在华总花费(亿美元)”依据该《调查资料》测算得出。2016、2017、2018、2019年《中国旅游统计便览》特地注明:“从2014年起补充完善了停留时间为3~12月的入境游客花费和游客在华短期旅居(纯粹旅游之外)的花费”,均见中国旅游出版社,第2页。

显然,这是 一个偏低的调查数据,但足以说明,中国赴美旅客人均花费高于美国旅客在华人均花费是个不争的事实。如果按照上述数据测算中美之间国旅行贸易额,中方的逆差更大、美方的顺差亦更大,更是个不争的事实。

中美会不会打“旅行贸易战”?

我的回答是:美国不会打,中国很难打,在中美贸易战中旅行贸易上不了台面。

中美贸易之争,美方历来不提服务贸易,因为在这方面美方一直是顺差。2019年3月,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报告分析小组《2018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载,在中美服务贸易方面,中国收入400亿美元,支出810亿亿美元,逆差410亿美元。今年6月6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关于美国在中美经贸合作中获益情况的研究报告》也说,中美服务贸易(跨境模式)中,2018年美方统计的对华顺差为405亿美元。旅行贸易逆差是中美服务贸易逆差中的大项,这方面美方也是顺差方,如前所述每年顺差在一、二百亿美元左右,占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的一半左右。美国当然不会主动打“旅行贸易战”。

那么,中国会不会以旅行服务贸易为武器反制美国?

中国要改变中美旅行服务贸易巨大逆差的状况,只有4条路径:

一是控制和减少赴美旅行的人数,

二是降低赴美旅客在美国的花费,

三是增加美国来华旅客的人数,

四是提高美国旅客的在华花费。

第一点,可以通过行政、外交和宣传手段收到一定成效,如对公众发布“提醒”,但是无法、也没有理由公开禁止国人正常赴美旅行,除非中美断交、宣战。

第二点,可以对国人赴美携带的美元现金额进行限制,或者限定在美国刷卡消费上限和限定网上支付额度等,可能会收到一些效果,但不可能、也不应该限制国人在美国的正常消费。如果这样做,不是制裁美国,反倒是“制裁”中国人自己了。

第三点、第四点,扩大美国来华旅客人数和提高其在华花费是我们的愿望和目标。但美国人来不来华,在华花费多少完全出于个人意愿,也取决于我们的旅行和旅游消费环境、服务与营销水平。这是正常的旅行和旅游营销,而不是 “反制”。

如前所说,中国在中美旅行贸易中逆差,关节点有三:

一是购物,美国有中国人想要的高价奢侈品,中国有什么高价商品可以让美国人买?

二是留学,怎么吸引美国青年来华留学?

三是医疗,怎么让美国人来中国疗养?

要扭转这几个方面形成的中美旅行贸易逆差,关键在中国自已。

美国是世界第一、第二的世界旅行和旅游大国,也是世界第一旅行贸易顺差国。2107年美国入境旅客7590万人次,入境旅行收入2107亿美元,出境旅行支出1350亿美元,旅行贸易顺差1020亿美元。中国赴美旅客300多万人次,约占美国入境旅客的4%;中国旅客在美国旅行花费350来亿美元,占美国入境旅行收入的17%;在中美旅行贸中,美国顺差约189亿人次,约占美国旅行贸易顺差的18.5%。中国如能在旅行服务贸易方面扭转巨大逆差的状况,确实对美国的服务贸易顺差产生重大的影响。

就中国而言,旅行服务贸易逆差在中美服务贸易逆差中占了大头。2018年中美服务贸易收入2336亿美元,支出5258亿美元,逆差2922亿美元。旅行贸易收入404亿美元,支出2773亿美元,逆差2370亿美元。其中,旅行收入只占服务贸易收入的5%;旅行支出5258亿美元,却占了服务贸易支出的53%。

当前中国服务贸易上的总体逆差,中美服务贸易上的逆差,包括中美旅行贸易的逆差,是我国服务业总体不成熟、不完善的结果,尤其是知识经济、科技产业不发达的结果。中国出入境旅行增长势头的巨大反差、旅行服务贸易逆差的不断扩大,更是环境、安全、签证、汇率、产品、服务、营销、价格等多种因素形成的“综合症”,不是短期内采取某种措施所能扭转的,更不能用某种“反制”手段能奏效的。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目前主要围绕着货物贸易、国际金融与高新科技(即知识产权)三个战场开展。旅游贸易方面没有、也不可能成为中美贸易战的主战场。这几年有一种官方说法:“旅游已经从外交边缘进入外交主战场”,本人一直不同意这个说法。此次中美贸易战再次说明旅行和旅游是进不了外交“主战场”的。

贸易战对中美旅行贸易的影响

尽管旅行贸易不会进入中美贸易战的主战场,但是对中美旅行贸易的影响不能小觑。

笔者认为,近期内,中国赴美旅行的规模会有所减少、在美花费会有所下降,其下降程度取决于下半年及今后中美关系走向。

中国赴美旅客中,观光休闲约占4成,中美关系变冷势必导致部分游客赴美旅游的热度下降,2018年是开始、2019年会继续;

中国赴美旅客中,商务、会议和就学的约占4成。美国近日采取严控中国学生就学,严控中美文化、科教、技术交流,贸易战将直接压抑赴美事务旅行的需求;

近日美国宣布收紧对入境旅客的签证审核,虽然并非专对中国,但影响甚广,不仅影响休闲和商务型旅客赴美,也会波及约占2成的探亲访友、就医康疗,并影响到所有旅客在美国的购物和娱乐等花费。

近日美国NTTO宣称,争取2019年接待中国旅客330万人次,2023年达到410万人次。如果中美关系的大环境没有大的好转,这个目标恐难达到。

从2008年以来,美国来华旅客一直平稳增长。仅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导致2009年略有减少外,2010年以来一直小幅度的稳定增长,作为中国第一远程客源国的地位始终未变。由于美国人来华留学、就医、探亲、务工的旅客不多,约占七成多的观光休闲和商务会展旅客仍会继续来华。美联社说,“美国人入境中国不太会受到影响,政府控制力有限,而且他们总体消费习惯是提前很长时间制定旅行计划、预订机票,不会轻易改变”。美国人来华旅行人数可能会稍有减少或维持现状,不大可能有大幅降低,除非两国在外文、经贸、科技和军事的四大领域全面交恶。

贸易战的背景下,今后几年内中美双向旅行的规模会同步减少,逆差有可能会有所缩小。对于重点经营中美旅游的旅行社和旅行OTA应早作预案。每年300万人次的赴美旅客中(约占出国游客的5%),部分人会选择欧洲国家作为远程旅游的替代目的地,更多的会转向亚洲的近程目的地。相关的线上、线下旅行服务商不妨未雨绸缪,早作预谋。

中国国民生活的现状是温饱型、小康型、富裕型三者并成,其规模比例大致为5:4:1,或4:4:2。在这种结构下,约占5成左右的家庭开始进入大众旅游消费,约占1成左右的人口出境旅游和出国旅游,大概还有一半左右的人口(农村和城镇人口中的中低收入者)还没有进入旅游。这是观察中国旅游现状的基础。长远看旅游潜力无限,现实看不能无视旅游增长受多种因素的制约。

时下中美关系扑朔迷离,贸易战大打、中打、打多久难以预料,对经济社会和国计民生的影响多大、多久有待观察。这不仅是国际环境剧变使然,也是与国内结构性改革步入深水区、进入爬坡期的形势有关。中美贸贸战与国内结构性改革相互因素的交织会对我国的国内、出境和入境旅游产生何等影响,不妨冷静观察几年。

注:本文用“旅行”,不用“旅游”。因为中美之间的“旅游”统计的人次数与花费,包括观光休闲、商务会展、教育医疗、探亲访友、旅居购物等等,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国家旅行和旅游办公室(NATIONAL TRAVEL AND TOURISM OFFICE,NTTO),而不是“旅游办公室”。还因为中国外汇管理局的统计中一直用“旅行”而不用“旅游”,“旅行”花费中也包括教育、医疗、购物等,与美国NTTO公布的数据相对应。本文中的“旅行”包括“旅游”,但又超出狭义的观光休闲。与此相关,本文一般用“旅客”,不用“游客”。

希望及时了解活动信息,请关注智慧旅行网微信公众账号:智慧旅行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扫一扫 关注【智慧旅行微信】

免费订阅
咨询报告
更多>>
数据显示,西南方向,丽江、昆明、成都、重庆、大理等旅游目的地热度不减;西北方向,西安、吐鲁番、嘉峪关、兰州、张掖等地即将迎来大批游客。
关注我们
智慧旅行微信
金棕榈官方微博
智慧旅行腾讯微博